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电话:
010- 87508802、15201206513
联系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内桦皮厂胡同
营业时间:早8:00-晚17:00
在线客服:
点击联系我
新闻资讯
据推算:日均400余只猫狗“寿终正寝” 但无害化处理不足一只———

  本报讯据推算,北京平均每天都有超过400只猫、狗死亡,而它们的尸体绝大多数都得不到无害化处理。今天上午,记者从北京唯一一家提供正规动物安葬服务的机构了解到,死后能够享受火化待遇的猫、狗每天还不到一只。

  专门从事动物尸体无害化处理的“博爱伴侣安葬服务中心”经理廖玉民告诉记者,截止到去年6月底,市公安局养犬管理办公室公布的注册犬已超过41万只。如果把家养的和流浪的都算在内,据估计,猫、狗的数量北京目前已超过200万只。

  廖经理介绍说,根据动物医院、防疫站等有关部门的统计以及对猫、狗平均寿命的研究,猫、狗的死亡率每年在8%左右,也就是说北京平均一天至少有430多只猫、狗因疾病、意外事故、自然衰老等各种原因死亡。但该中心自2003年成立以来,一直惨淡经营,平均每天“接待”的宠物尸体还不到一只。“人们的环保意识有待增强,而且动物尸体管理的相应法律法规的缺乏是最大的问题。”廖经理说,火化一只宠物500元至800元不等。有时即使将安葬费打二折,也不见得有人买账。随意丢弃动物尸体,会造成病菌大量传播。目前,将宠物尸体送来火化的大多是环保人士和一些对宠物感情深厚的市民。

  呼吁

  人大代表建议火化宠物

  本报讯在结束不久的北京市“两会”上,17位市人大代表递交了《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修正案》,建议增加规定,对犬的尸体要进行无害化处理。

  市人大法制委员会提出了审议意见,要求市政府研究制定相关管理制度,并将办理情况于今年7月底以前向市人大法制委员会报告。

     新华社兰州3月18日专电(记者卫韦华)随着人民生活水准提高,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可爱的小动物给城市增加了一抹鲜活的亮色。但猫狗正常寿命平均只有10年左右,不少宠物死后被弃街头,大部分尸体未按卫生要求进行处理,已成为城市新公害。

    记者在兰州市调查时了解到,据粗略估算,目前兰州市民养的各类宠物有四、五万只。这些宠物的年平均死亡率为10%左右,按照这个比例估算,兰州每年将有 4000只-5000只宠物死亡,也就是说,每天因为各种原因死亡的宠物数量在11只-13只之间。目前市民主要以掩埋、深埋的方式处理宠物尸体。

    记者走访了许多社区,受访居民大多表示不时可以看到被丢弃的宠物尸体,而有些养宠物者认为自己并没有好的处理办法,只能扔在生活垃圾中。原兰州市毛纺厂的退休职工章建国说,在一些居民小区内,时常可以见到垃圾堆里有随意丢弃的动物尸体,时间一长,尸体腐烂发臭,居民怨声载道。

    据甘肃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关人士介绍,宠物尸体被埋葬后,一些病原体会自然死亡,但有些病原体可以在尸体的骨髓中存活一年,而其中的芽孢菌类可以在土壤中存活数年。这对环境是一个威胁,尤其容易污染水源。随地乱扔宠物尸体,容易将弓形虫病、狂犬病等传染给人,“弃尸”街头很容易造成病菌传播。

    兰州市民主西路一家宠物医院的院长提醒,对于宠物尸体处理,最好的无害化处理就是火化。对于宠物身上携带的病菌、病毒和寄生虫,火化是最彻底的消毒方式,埋葬和丢弃都会对环境造成潜在的影响。


专家担心:每年几百万病死动物尸体是个大问题
常州建个“动物火葬场”如何


      “我家狗狗死后想给它找个办‘后事’的地方,不知道哪里有啊?”常州有很多市民养宠物,而宠物死后如何处理尸体往往让他们大费脑筋。不仅如此,常州每年有2万头家畜、300万只家禽正常病死,这个数字每年都在增加,而对这些动物尸体处理不善带来的卫生和环境问题也越来越突出。昨天常州召开的两会上,一位政协委员为此建议常州应该建个“动物火葬场”。

市民

  想给我家狗狗办后事却找不到地方

  住在市区某小区的市民黄女士养的一只宠物狗“花花”已经10岁多了,“老得牙齿就剩下几颗了”。看着“花花”一天天老去,黄女士正在考虑它的“后事”,“它死后我不知道怎么办,小区里没地方埋,扔垃圾桶我真是舍不得。”黄女士说,她听说有的城市专门有给宠物火化的地方,“还有宠物骨灰盒之类的一条龙服务。我到处打听,好像常州没有这样的服务,难道我坐车把狗狗的尸体送到别的城市去处理?”

  除了黄女士之外,一些市民也同样存在这样的困惑。现实中,很多人想埋却找不到地方,有的甚至是拿个大塑料袋将宠物尸体包裹好再扔到垃圾桶,还有的乡下有亲戚朋友的,则想法设法去找棵树埋在树下。

  现状

  每年病死动物的尸体处理是个问题

  关于宠物后事问题,常州市农林局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余海峰也一直在考虑。“问题不只限于宠物尸体的处置,常州市病死畜禽数量逐年增多,动物尸体处置带来的环境问题正越来越突出。据统计,常州每年约有2万头家畜、300万只家禽正常病死。”余海峰表示。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人类已知的病中,有75%是人畜共患病(目前有250多种),并引发了一系列公共卫生问题。病害动物无害化处理是防止动物疫病蔓延和向人类传播的关键措施,“常州市正是在这关键措施上问题最突出,主要是无害化处理没有集中处理场所、处理不够彻底、不够全面等,从而导致公共卫生存在较为严重的安全隐患。”余海峰对此表示担忧。

  提议

  建个“动物火葬场”,问题或可解决

  “无害化处理场地的选择要求高,掩埋地点要远离学校、公共场所、居民区、水源、动物饲养场等地方,而常州市人多地少,经济发展又快,用地矛盾十分突出,所以无害化处理所需要的深埋场地很难落实到位。”余海峰说,基于这些原因,他们在昨天召开的常州市“两会”上提出了在常州建一个无害化处理中心,通俗地说可以称为“动物火葬场”。

  据余海峰介绍,“动物火葬场”属于公益性质,市民出的费用不高,一具动物尸体收费几十块钱。”动物火葬场建成后,可以根据市民的需求,配套建设“宠物善后一条龙服务”,这样环保卫生的同时也满足了市民的需求。晁静 刘国庆

       与宠物相关的行业发展迅速,可料理宠物“后事”的“宠物火葬场”却十分不景气。海口市的“宠物火葬场”因费用太高,在13年内只接到过3单生意。

  据了解,这个“宠物火葬场”位于海口市动物疫病诊断中心,建成于1993年,是海口市惟一一个专门火化宠物尸体的地方。然而13年内,该中心仅火化了市民送来的3具宠物尸体。该中心的有关工作人员称,由于该中心的焚化炉以柴油为燃料,成本较高,一般市民来这里焚烧宠物尸体,根据宠物体型大小需缴纳150元到200元费用,这可能是造成生意“萧条”的主要原因。

  由于高昂的费用,大部分海口的宠物主人选择将死去的宠物挖坑埋葬,有的甚至直接将宠物往垃圾堆或河沟里扔。常有市民反映,有人把死去的宠物扔到附近的河流或水塘内,这些尸体长期泡在水中,散发出阵阵恶臭并招来大量蚊蝇,成为疾病的传染源。新华


        北京市政协委员李焕喜:“宠物携带的病毒也许就像果子狸携带传染给人的SARS病毒一样,说不定哪天就爆发出来,引起传染病大流行,危害公共安全!”

■哈尔滨市政协委员鲍功民呼吁立法机关尽快出台相关法律,如果一时出台法律有困难,先颁布行政法规,哪怕是部门规章也好。

几天前,记者所在小区的王大妈心爱的宠物狗“贝贝”死了。伤心的同时,她为如何处理“贝贝”的尸体犯了难:扔了吧,太影响环境了;埋了吧,又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思量再三,王大妈趁着夜色把“贝贝”安葬在附近公园的小树林里。然而,养宠物时未曾想到其身后事,宠物死了茫然无措的,又何止王大妈一人?

记者随后从北京和南京公安部门了解到:今年北京登记注册犬55万只;南京登记注册犬4万余只。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重庆每天死亡宠物2000只左右……北京市保护小动物协会救助部主任、博爱伴侣动物安葬服务中心负责人廖玉民说,如果加上未注册狗和流浪狗等,目前北京大约有六七十万条狗。北京市家养猫、流浪猫大约有80万只,再加上鸟、兔等,北京“宠物大军”可谓庞大。

廖玉民分析,流浪猫的隐患最大。因为猫繁殖能力很强,如果任其自然繁殖,其数量将呈几何倍数增长。仅就猫、狗这两种主要宠物而言,年死亡率为百分之五六,北京每年大约死亡9万只,平均每天二三百只。而到专业部门进行无害化处理的十分有限。

同样关注这一问题的哈尔滨市政协委员鲍功民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强调,哈尔滨大约四分之三的家庭养宠物,有的还不止养一只、不止养一种。这两年哈尔滨郊区宠物热也渐渐兴起,农村看家护院的狗、抓鼠护粮的猫也明显多起来,一些养殖户养的兔、鸡、猪等更是难以计数。市民私自掩埋宠物尸体,农民随处丢弃动物尸体的现象非常普遍。

“乱扔私埋宠物尸体会带来一系列卫生安全隐患。”北京某宠物医院的张医生认为,病死的猫狗大多染有瘟疫、病毒等,随意丢弃或掩埋后,病原体仍然可以在尸体骨髓中存活一年,而其中的芽孢菌可以在土壤中存活数年,极易污染水源。更可怕的是,有些病菌是人畜共患的。即使不是患病死的宠物,尸体上也有很多病菌,如猫尸体带有弓形虫,狗尸体带有狂犬病,随意丢弃会造成病菌扩散传播,“其中,弓形虫病一旦传给女孩子,极易造成其婚后流产或不孕。”

如何处理宠物尸体?廖玉民建议最好火化,不是病死的也可以土葬,但要先对尸体进行无害化处理,再埋在远离水源和住宅区的地方。掩埋尸体时,要挖一米以上的深坑,在坑底撒上生石灰,将尸体放进去,然后埋一层土撒一层生石灰,边埋边将土夯实。埋好后在地表撒上消毒水,之后一个月内还要撒两次,这样才能达到彻底消毒的目的。

B民间资本介入后事审批起来麻烦不少

广西南宁的王先生看到了处理宠物身后事的商机,前些日子,他想开一家宠物殡仪馆,没想到审批手续递了几个月也没有批下来。王先生无奈地说,民政部门说目前我国殡葬事务依据的是《殡葬管理条例》,可这个条例针对的是人体,动物殡葬是个新问题,没有法律规范;到防疫站申请,防疫站说这种事不好办,他们没权力批。

“我们也遭受过王先生的遭遇。”廖玉民说,他们从1999年就向民政、防疫、工商和公安等部门申请建动物安葬服务中心,直到2003年北京“非典”爆发,民政部门才特批他们成立了全国首家动物殡葬服务中心。他笑笑说,如果没有“非典”,或许申请还批不下来。

问到经营状况,廖玉民说情况不好,平均每月处理20多具宠物尸体,最多的时候也只有33具。记者问其余尸体的去向,廖玉民说多数被随意埋掉,其余有的被宠物医院收走,与医院废弃物一起焚烧掉;有的被乱扔乱弃掉;有的被做成动物标本,继续陪伴主人。问其原因,廖玉民说主要有四个:首先是宠物主人环保意识不强,根本没有意识到随便处理宠物尸体会对环境造成严重危害;其次是法律滞后,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一部宠物殡葬法律,具体规定如何惩罚乱丢私埋宠物尸体者;再次是价格较高,比如服务中心对猫的殡葬费是500元至800元不等;第四是很多宠物主人不知道有宠物殡葬这回事。

记者不禁叹道:价位这么高哇!“火化的越少,价位越高。即使这样,与国外相比也便宜多呢?”廖玉民说其实不是钱的问题,如果宠物主人环保意识不强,即使不收费也不会来火化。

C乱扔乱埋谁来监管多个部门似管非管

“随便丢弃掩埋宠物尸体,监管部门不管吗?哪个部门对此负有监管职责?”记者问。廖玉民让记者问问北京市公安局养犬管理办公室。随后,记者与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取得联系,并传去采访提纲。两三天后,对方打来电话告诉记者,他们没有监管职责,监管部门应该是北京市城管执法局和农业局。

“如果无人举报,我们一般发现不了。”9月15日,北京市城管执法局有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依据《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如果发现随意丢弃掩埋宠物尸体导致影响市容环境,城管执法人员会予以处理,“但是取证会很困难”。记者又与北京市农业局取得联系并传去采访提纲,几天后得到的答复是,他们正在做宠物尸体处理方面的工作,不便接受采访。

兜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答案。没办法,记者以宠物主人的身份致电北京市畜牧兽医总站,说自己养的宠物死了,尸体如何处理?

“你住在哪个区?”

“海淀。”

“找海淀区动物卫生监督检验所。”

记者马上拨通了该所的电话,接电话的男士问:“死的是猫还是狗?”

“狗。”

“那找派出所。”

“要是猫呢?”

“我们只管猫和鸟,其余不管。”

“怎么管呢?”

“你自己埋掉,或送到一个地方集中埋都行。”

“如果我私自埋掉,你们会不会处罚?”

对方笑着说:“如果你不给我们打电话,我们根本不知道你家宠物死了,到哪里处罚去!不过,如果私自掩埋宠物尸体引起传染病发生,估计疾病控制中心和兽医站就会管了。”

“这样看来,宠物死后主人是否报告,完全靠自觉了?”

“可以这样说吧。”

记者又问有没有相关法规,对方说不知道。

通过上网搜索,记者查到2005年1月1日起施行的《北京市实施〈动物防疫法〉办法》规定:病死或死因不明的动物尸体都应当进行无害化处理,通常用高温消毒、焚烧等方式。据悉,北京市农业局目前在房山等远郊区县建有数个“动物无害化处理站”,但服务对象主要是畜牧业以及各兽医院。

由于政府不能提供宠物尸体无害化处理服务,民间想进入该行业又困难重重,导致乱丢私埋宠物尸体现象严重,引起环保人士的关注。早在2004年,鲍功民就建议殡葬机构出台《动物尸体火化处理规定》,引导人们将动物尸体送到指定地点统一火化;去年初,北京市政协委员李焕喜也提出了“严格宠物尸体管理的建议”,建议有关部门建立宠物死亡和处理登记制度,以免病菌传播。

除此之外,全国其他地方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资料显示,近两年来,四川、山东等地相继有专家、政协委员提出了小动物尸体处置不当的隐患,呼吁建立动物尸体规范处置的配套制度和方便服务。

D政协委员忧心疾呼加快立法抓紧规范

据有关部门调查显示,至少有20%的宠物主人有宠物殡葬的需求。然而,谁来提供这种服务,法律上并没有明确规定。

鲍功民委员提出建议出台《动物尸体火化处理规定》后,他对有关部门的答复并不满意。他又给当地政府写过有关信息(他是哈尔滨市政府的特约信息调研员),成效也不大。因此,他呼吁立法机关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明确宠物殡葬监管部门,并扶持宠物殡葬服务业尽快发展起来。如果一时出台法律有困难,可以先颁布行政法规,哪怕是部门规章也好。他设想,政府可以先认可宠物殡葬业,并对从业者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等人们认可该行业后再停止。另外,还应该加强宣传力度,提高人们的环保意识。

我国宠物热兴起不过5年,随着时间的推移,宠物的数量会越来越多,老龄化越来越明显。如果宠物殡葬一直无法可依,宠物殡葬行业不能尽快成熟起来,后果不堪设想。李焕喜委员不无忧虑地说:“由于科学的原因,宠物尸体携带的病毒有些我们现在还没有研究出来,就像果子狸携带传染给人的SARS病毒一样,说不定哪天就会爆发,引起传染病大流行,危害公共安全!”他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尽快建立动物殡葬场所,如果政府有困难可以鼓励企业去做,政府担起监管职责,规范管理,统一定价。

让李焕喜委员感到欣慰的是,他提出“严格宠物尸体管理的建议”后,去年5月北京市农业局回复时表示,将与公安部门合作,适时建立宠物死亡和处理报告制度,加大对随意掩埋或丢弃宠物尸体行为的打击力度。今年9月4日《光明日报》报道,《城市宠物饲养管理相关法律问题》被列入北京市应用法学研究中心首批研究课题,一部完整规范的宠物管理办法蓝本有望出台。

医师建议

后事处理不当危害人类健康

北京博爱动物医院副主任医师 高进东

宠物死了该怎样处理,宠物主人十分茫然,为此有人出主意说:“带到小区大树底下埋掉”、“找个山清水秀的风水宝地埋了”、“制成标本,陪伴左右”……可谓五花八门,但无一例外都没有想过这样处理的后果!

一般的幼年动物死亡,往往是由于未免疫而得病死的,虽说导致幼年动物死亡的传染病主要是狗瘟、细小病毒、猫瘟等,并不传染人类,但宠物尸体一旦带有某些人畜共患的传染病(如狂犬病、结核病、布鲁氏菌病、钩端螺旋体病等),或携带某些寄生虫(肝片吸虫、心丝虫、绦虫、蛔虫、球虫、弓形虫等),无论埋在小区还是埋在山清水秀的风水宝地,都是十分危险的。

宠物尸体的不予处理或不当处理,一些未知的病菌如果寄生在宠物尸体上,宠物尸体腐烂变质,不仅污染空气、土壤、水源,危害环境安全,还会直接或间接传播疾病,导致新的致命性传染病的流行,危害人类及动物健康;如果宠物的尸体被不法商贩经过加工,直接销售,可能直接导致疾病的传播;如果未经过正规程序制成标本,可能会消毒不严,残留病菌会长期危害主人健康。

作为宠物医师,笔者建议大家把病死的宠物带到正规的火葬场火化,如博爱伴侣动物安葬服务中心;如果是自然死亡不带病菌,建议火化或带到专业土葬林土葬,如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办的小动物土葬林等;如果制成标本,也应到正规部门进行处理,做到严格消毒,不留隐患。

笔者一直在想,为什么宠物主人不知道如何处理宠物的身后事呢?原因在于宠物业在我国刚刚兴起,相关管理措施跟不上,别说作为宠物主人对如何处理宠物尸体感到迷茫,作为宠物医师,有的也不知该怎样告诉宠物主人正确的解救之道;而对不负责任的宠物主人或不法商人随便处置宠物尸体的行为,更没有听说过哪个相关部门予以过处罚或纠正。所以,宠物尸体如何处理,全凭宠物主人的觉悟,只有认识到乱扔私埋带来危害的,才会自觉地咨询、到处想办法,反之认识不到或抱着无所谓态度,就有可能留下祸患。对宠物尸体处理的管理完全处于一种无序状态。

与这种无序状态相对应的是法律的滞后,我国根本没有宠物尸体处理方面的相关法律。我国《动物防疫法》自1998年1月1日实施以来,动物防疫工作突飞猛进。但是,随着人民生活质量整体水平的提升,一些《动物防疫法》的盲点、弱项也急速暴露出来,《动物防疫法》等相关法律对动物尸体的相关规定都是点到即止,即使有一些规定也是散见于诸多法律之中,缺乏系统性、操作性和可管理性。在此方面,我们不妨借鉴国外的立法经验。比如借鉴宠物发展较快较早的欧美国家。像德国现行兽医法律法规比较健全,其现有的法律法规主要以欧盟指令为基准,目的性和现实性都很强,可以说对其全国兽医管理者和管理相对人有极大的约束力和强制力。德国的《动物尸体掩埋法》及依此所制定的条例,内容广泛,条款详细具体,人们如何处理宠物尸体有章可循,有法可依。

我国对宠物尸体管理缺位的根源在于法律的缺位。所以加强立法,出台一部专门的动物尸体管理法律法规是当务之急。当前,建立全国性的动物尸体管理法律法规难度较大,笔者建议,有条件的省、市不妨先行制定地方性法规,比如宠物业发展较快的北京市,可以借举办奥运会的良机而先行一步。

 广州一宠物善终服务中心已开业三年火化百余 至今无工商注册许可

  对于饲养宠物的家庭,宠物不只是动物,更是家庭成员的一分子。一旦陪伴多年的宠物去世,许多主人陷入悲痛之余,也希望能亲自送心爱的宝贝最后一程。

在英国,宠物火化场的数量超过了300家;在日本,甚至还有专为宠物服务的寺庙;在临近广东的香港,如果宠物主人违规乱扔乱埋宠物尸体,最高会受到2.5万港元和入狱6个月的处罚。而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宠物火化业务已然兴起,但宠物殡葬在立法上依然空白。

  记者近日探访广州唯一一家宠物火化善终服务公司,开业近3年,公司见证了近百次主人与宠物的温情分离,同时,也面临着无法取得工商注册许可的运营尴尬。

  文/本报记者 王丹阳   图/本报记者 邵权达

  2008年6月,事业上颇有成就的澳门人林姨(化名)刚从加拿大回来,去珠海喝茶。机缘巧合,开始了她和小狗BIBI的一段故事。

  主人曾带小狗自驾游中国

  BIBI是一只黄白色的土狗,刚出生不久,全身颤抖,见人就咬着牙,被人装在一个小纸箱里丢弃在餐厅门口。

  当时,和林姨一起喝茶的朋友说,不要管它。但在加拿大养过2只拉布拉多的林姨还是不舍地回头看。她把这只小流浪狗抱在手上,没想到可怜的小狗舔了舔林姨的手,就在她怀里睡着了。林姨由此收养了这只小狗,并取名BIBI。

  BIBI被当作这个富裕家庭的“小少爷”,过上了同类宠物狗羡慕的幸福生活。

  甚至为了BIBI,在相处的5年间,林姨放弃了坐飞机旅行的计划,而是和助理2个人开着SUV,带着BIBI自驾去了北京、内蒙古、上海、浙江、厦门等地游览,仅拍摄的照片就过千张。在林姨看来,BIBI就是自己的小儿子。她要像带小朋友一样,带BIBI出外。

  BIBI小时候很调皮,喜欢咬家里的沙发和地板。在BIBI半岁时,林姨家用了一个品牌的家用消毒水,随后BIBI就生了怪病。发病时像人发羊痫风一样,自己咬自己的舌头,里面的痰也卡着,喘不过来气,即使医生也找不出原因。

  BIBI发病时,林姨只能拿着一个绿色网球和管子,让助理把球塞在BIBI嘴里,防止它咬自己舌头,再用管子把BIBI的痰吸出来。

  一天早晨,林姨已经准备好出发飞去新加坡,BIBI却突然发病。林姨的朋友陈姐慌忙叫人开车带着BIBI去宠物医院,但医生也无能为力。

  只为安心送最后一程

  陈姐说,BIBI当时抽搐异常厉害,它舌头发紫,抽搐了半小时,把旁边人的手都咬出血了,而且大小便失禁,弄了一地。

  在挣扎了很久后,林姨的一个朋友帮她做了一个艰难决定,“让BIBI安乐死,不要那么痛苦。”随后,不忍心看见BIBI最后痛苦的林姨,还是按计划飞去新加坡。留下来的陈姐则帮BIBI洗干净、吹干净,换了新的衣服,再去商场买了一个崭新的冰柜,把BIBI放进去。

  林姐唯一要求亲自看到BIBI被火化,并把骨灰带回来。

  最终,一周后,陈姐通过网络选中了位于广州,也是目前广州唯一的一家宠物火化善终服务公司。这家公司的服务项目包括接遗体、冷藏、清洗消毒、遗体美容到火化,甚至计划开设寄存宠物的灵堂与户外坟墓。

  与普通人想象的不同,这家公司的火化场所,位于广州北部,距市区约半小时的一处农庄上,在翠绿竹林和果树环绕下,风景优美。

  这家公司用一辆商务车把BIBI和陈姐从珠海接到广州的火化场,再用柴油为燃料的焚化炉进行火化。由于此前没有先例,焚化炉是公司按照人的焚化炉,减少比例自行设计并找厂家制作的。宠物焚化炉分为两种,一种是火化小鸟等的小炉;一种则是火化狗的大炉。

  在进焚化炉前,在雪柜中冷藏一周的BIBI好像仍是在睡着,面部安详,只是嘴角有一小撮雪。陈姐眼含泪水,在推BIBI进火化炉前,说“姐姐来送你最后一程”。在整个火化2小时过程,她的手紧紧攥着,刚手术过的腿不时抽搐。

  3小时后,服务公司帮陈姐一一将骨灰捡出来,装到骨灰罐里。

  火化是对生命应有的敬意

  BIBI只是这家宠物善终服务公司的服务众多对象之一。自2011年开设以来,广州的这家公司为包括小鸟、青蛙、蜥蜴、海龟、猫、狗、兔子等宠物进行了最后一程。火化费用,按照宠物体重大小,从几百元到过千元不等。

  来火化宠物的人不仅包括珠三角,还包括湖南、湖北、江西等地,坐高铁或自驾车前来送别宠物。他们中有老人、有小孩、白领,甚至有怀孕的普通工薪族,自费花钱来送流浪猫火化。除了宠物的衣物、玩具,被火化的还有宠物主人为宠物准备的鲜花、绘画等。

  这家公司负责人刘哥(化名)说,自己之前没做过宠物服务行业。他创建宠物善终服务的初衷是自己家有宠物狗,他担心宠物去世后没有地方火葬。像许多宠物主人一样,他和妻子不忍心陪伴自己的“宠物伴侣”最后被当作垃圾一样丢弃,或者像流浪猫狗一样,与其他过期的海鲜或者遭遇瘟病的鸡鸭一样,被送到卫生处理厂用高压设备液化蒸煮处理。有别于其他宠物火化公司,不论主人保留骨灰与否,公司都会进行真正的独立宠物火化服务。

  公司的网页介绍,“宠物是我们家庭的一分子,也是我们的朋友和亲人,每一只宠物在任何时候都应接受充满尊重、关心和尊严的服务。”

  尽管不乏服务对象,刘哥的公司像全国其他的宠物殡葬,仍处于地下状态。原因是宠物殡葬还是立法空白,无法进行工商登记注册。

  我国还没有一个专门主管宠物殡葬的部门。现行的《动物防疫法》涉及动物尸体如何处理的问题时只规定不能随意处置,但怎么处置没有作具体规定。而《殡葬管理条例》主要针对人体,动物殡葬没有法律依据。